摘要:央视网消息:日本自卫队和美军今天在冲绳的周边海域开展联合军事演习,和以往的高调相比这一次日美两国拒绝对外公开任何军事演习的内容,这是什么原因?还有原定的联合夺岛演习计划正式取消,反映出日方怎样复杂

  央视网消息:日本自卫队和美军今天在冲绳的周边海域开展联合军事演习,和以往的高调相比这一次日美两国拒绝对外公开任何军事演习的内容,这是什么原因?还有原定的联合夺岛演习计划正式取消,反映出日方怎样复杂的心态?这个让美国的助理国务卿坎贝尔感觉无法理解的举动,对于日美同盟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呢?就这个话题我们今天演播室请来的是特约评论员洪琳先生,还有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高祖贵教授一块来参与讨论,进行解读。

  首先两位,我们跟观众朋友一起来看过短片,了解一下这次军演的相关的情况,看一下。

  美国助理国务卿 坎贝尔:我们必须努力,避免东北亚地区的未来前景遭到破坏。

  有分析说,正是出于对东北亚地区局势的担心,近日美日两国宣布正式取消原定联合夺岛演习计划。据报道,11月5号至16号日本将在其周边海域和空域举行自卫队和美军的联合演习,此次演习项目包括陆海空作战、基地防备、共同搬运和搜救训练等科目。自日本陆上自卫队不久前与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三远征军在天宁岛进行岛屿防卫演练以来,日本极力推进与美国的联合夺岛军演,以求增强日本在岛屿争端中的作战能力。10月30号至11月7号之间,日美两国之间还在日本举行了“东方之盾”军演在演习中特别加入了斯崔克、装甲车和狙击作战的陆上战术训练科目。

  按原计划,日美原定举行的联合军演中的夺岛部分将于11月5号起在距冲绳本岛向西约60公里处的一个无人岛上进行,日美将模拟通过船只和直升机的登陆被他国军队占据了岛屿,从而制服敌军部队,随后有关这次演习的夺岛部分,就成为众多媒体关注的焦点。不久前日本共同社报道称,由于考虑到因钓鱼岛问题紧张的中日关系,以及冲绳县民众对美军的抗议,日美两国政府计划终止此次中的夺岛部分,然而对于日本政府取消这一次夺岛的内容美国方面表达了不满。日本富士电视台报道,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就此事表示,如果日本政府已经作出了决定,我们不能要求撤回这样的决定,但是对于日本政府这样的决定无法理解,有分析认为,内外多重因素致使日本取消夺岛内容,在军演内容上的反复也反映出日美双方矛盾复杂的心理,但是日美两国坚持在周边海域举行大规模联合演习,却丝毫没有减少对周边战略威慑的意味。

  劳春燕:应该说这次演习时间不长,就是11天的时间,但是人数很多,日本自卫队有3.7万人参加,美军方面也出动了差不多1万人,每年日美都会举行多次军演,这一次军演在现在东亚局势的背景下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正在评论:此次日美军演为何相对低调?

  专家观点:演习换装继续 日美互相利用战略继续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 高祖贵:这次军演有什么特殊之处很难说,但是像这样的军演我们过去两三年实际已经看得太多了,有规模比较大的,有参加国家比这还多的,最大的就是环太平洋军演,几十个国家在里面。这次作为美日两家的军演在这个敏感的时间点上,就是中日关系正处于一个紧张的时刻,深度,演练的内容首先是夺岛,尽管现在这个夺岛内容去掉了,但是十分敏感。从现在来看,我们可以说尽管内容有所调整,形势规模有所调整,地点有所调整,可见未来还有,表明美日两家以后要强化通过这样形式的安保合作,这样的样式还将继续,这是美日两家共同安全战略所需要的。美国需要利用日本在亚太地区作为它的马前卒,作为桥头堡,继续扩大影响力,日本也需要借助美国的支持,所以和中国、日本、韩国、俄罗斯这些接触上,有一个很大的优势,他们两家相互借助需要这种合作,所以未来我们还看继续类似的演习。

  劳春燕:如果说这次演习跟以往的演习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保密工作似乎做的特别的严格,因为我记得以前,像2010年日美联合军演不光是“宙斯盾”舰的演习的内容会公开,战斗机的演习科目也都会公开,这一次双方似乎达成了默契,说好了什么内容都不跟外面讲,这是因为之前夺岛演习闹的风波导致的吗?

  专家观点:超出正常需求的军演频次不利于地区稳定

  特约评论员 洪琳:我觉得是这次把很多内容隐藏起来,事实上也不想让军演变得敏感,但是反而说明了一点,这次军演就是很敏感,实际上从已经公开的消息,我们现在看,他们掩盖的消息已经公开出来,参演的人数很多,接近5万人,尤其是美军就有1万多人,另外有美军的航空母舰,包括日本的陆上自卫队会乘坐美军的舰艇参与演习,这都是很罕见的举动。因此我觉得在这样的地区超出你正常需求的军演的频次,包括军演的规模等等,是不利于本地区的稳定。我们看过去这些年,日本、韩国也好,在美国的主导之下,这种军演几乎从电视画面新闻讲,如果哪一天没有军演反而是不正常的,拿这一次的日美国这次军演时间不长,我们看到日美之间还有一个军演还没有结束,到后天才会结束,这样的军演几乎是不断的,我们想想东亚地区局势真的是紧张到这种程度吗,尤其像日本这样的国家,名义上是不保有军队,只有自卫队,这样的国家频繁举行军演觉得军演是救灾需要,还是感到什么威胁,周边哪些国家对你构成威胁,如果没有这种实实在在的威胁你这种军演目的又何在,难道是为你某一天正确采取军事行动做这样的准备吗?因此我觉得这种超过正常需求的军演,本身对这种地区的和平和稳定、发展等等本身不利,因此我觉得这种信号从目前越来越频繁的军演讲,应该说美国也好、日本也好在本地区的和平稳定方面发挥的角色越来越不是正面、积极的角色。

  劳春燕:日本的原来《和平宪法》它所规定的基本国策或者是原则是专守防卫,但是举行那么多次的军演真的只是防卫的目的吗?还有比如说本来已经纳入到这次演习计划当中的夺岛演习这样的科目,根本就不是为了防卫的所需,现在虽然对外界讲公开宣布的消息是夺岛这样的科目已经取消了,但是现在又是整个演习保密的,有没有可能还是继续有可能会有一些类似的模拟训练呢?

  高祖贵:模拟训练是肯定的,从此前已经披露说,尽管没有一个岛,演练是在一个海面上,已经没有岛了,但是演练的科目还是假定那个地方有一个岛,开展这样的一个联合演习,这一次演习以往还有不同,这一次是准备让日本的军人登上美军的舰艇,是第一次,这个标志其实释放一个信息,美日军事一体化步伐在进一步推进,我们过去在环太平洋军演里面看到的是美国人自己当总指挥,让日本人和澳大利亚人分别来当副总指挥,那个也释放一个信息,已经表明美日两家的联合作战的行动进一步发展。其实他们还有其他的步骤,接下来今年年底可能美国要把日本的军事指挥官请到五角大楼去,让日本的军官在五角大楼参加美国国防部的日常运作,还有可能日本的下一步要进入到利用关岛的训练基地,日本利用关岛训练使日美两家强化合作,这样一个军事一体化的步伐从这一次此前和往后会进一步的强化,来表明现在两家的作战的一体化水平变得越来越高,这对东亚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

  劳春燕:你说到彼此之间加强协调,我记得其实我们有一次谈到美国研究的重返亚太,或者亚太再平衡战略当中,有一条宗旨就是要加强家盟友之间的协同作战能力,充分动用盟友的力量,从军演的相互之间的紧密程度可以看出美国这种趋势。再来说说夺岛演习最终被叫停,因为现在看到有一篇最新的文章,是日本的产经新闻报出来的,说为夺岛演习最终会被取消,不仅仅是因为冲绳民众的反对,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日本现在的副首相冈田克也他力主要考虑到中国的关系,所以就取消了夺岛演习,洪先生你如何解读?

  正在评论:日副首相力主叫停“夺岛”内容?

  专家观点:取消夺岛内容不是日本本意

  洪琳:我觉得这可能是其中的一个原因,毕竟目前中日由于钓鱼岛问题关系非常紧张,在这个时候举行以夺岛为目的的演习的话,显然对中日关系又是一个冲击和伤害,因此这是一个考虑,但是我觉得这次日本取消夺岛的演习,它释放的未必就是善意,有可能是一个被迫的,因为我们看到另外一句话,美国的高官坎贝尔说了一句话,对于美国高官认为,认为取消夺岛演习有点莫名其妙,因为美国好像不是同意这样做,因此这里面有一些原因是日本没有说出来,就是说未必是真的考虑到中日关系去掉演习,有可能是一个幌子,既然取消了我就告诉你,放一个试探性的信号出来,好像考虑大中日关系,实际上我们看到冲绳的局势是什么,原来选的岛屿是冲绳附近的岛屿,考虑到在那里部署“鱼鹰”运输机,包括冲绳民众的反对情绪,包括不久前美国士兵强奸当地的女性等等,事实上是这样的情况下搞一个大规模日美联合军演,放在这个地方用于夺岛的形式出现的时候,当地的民众抵触的情绪也很大,因此我觉得取消夺岛演习原因很复杂,也很大,它说出中日关系这样的由头来,好像是释放一个善意,就是美国人表达的不满,是不是反而是真正的原因,日本你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才取消军演,因此引起背后的老大不愿意了。

  劳春燕:看来美日虽然说是盟友,而且还号称是铁杆盟友,其实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并不像外界传说的铁板一块,彼此之间还是互相有一些怨言。

  高祖贵:确实从这个事情来看,我们取消这个做了一个改装,很多中日关系是一个重要原因,但是不是唯一的一个原因,另外一个问题,日方已经说了以后考虑到当地的民众对美军的反对情绪,现在坎贝尔作出这样的回应说明他们不是铁板一块,而且内部的分歧比我们想象的更大更复杂,日美关系实际上同盟关系也是很复杂的关系,我们现在看的一方是日美两家安全合作来对中国进行制衡,但是其实越强化越好,其实在日本在美国面前变得越软化,日本之前追求的独立性或者正常的大国越不可能,这种矛盾会变得越来越尖锐。

  劳春燕:对,我这里插一句,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他还抱怨说,日本频繁更换要员,破坏了美日同盟之间的信任,所以现在美日同盟到底是处于什么样的关系,从外面看上去确实是热火朝天,美国好几次在钓鱼岛问题上,钓鱼岛适用于《日美安保条约》等等,似乎给了日本很多的支持,但是另外一方面高先生也提到了并不是像想象当中那样。

  正在评论:美对日取消夺岛演习不满

  高祖贵:现在的日美同盟需要重新定位,下一步其实取决于日本国内政局,我们看到日本国内最搅局的一股力量就是石原,石原这股力量我们此前看到的是反华的一股,但是在之前90年代他出过一本书叫《日本可以说不》,是对美国说不,而不是对中国说不,这股力量追求的是日本的民主主义,这股力量起来可以反华,同时也要反美,这股力量其实美国也是非常不愿意看到,我们从中可以看出,假定日本现在二战对它的束缚,走得越远越往前迈步的话,它和美国的矛盾会变得越大,到那个时候美国就会考虑要摁住这股力量,这是需要。从美国的东亚局势上也需要摁住,到那个时候也许我们看到中美两国共同维护这个地区框架的利益会再度浮现出来。

  劳春燕:所以这种博弈始终是存在的,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好,这个话题我们先说到这里,稍候继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