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军事软实力提升中的军事传播

摘要:当代中国军队正处于转型时期,复杂的社会环境,使军事软实力的提升面临着过去不曾见过的诸多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怎样排除影响军事传播提升军事软实力功能的消极因素,提高军队媒体在提升军事软实力方面的积极效果,是我们塑造军队良好形象、传承军队政治文化时必须认真面对的重大问题。
  关键词:软实力;军事软实力;军事传播
  中图分类号:E252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2-2589(2010)16-0020-02
  
  当代中国军队正处于转型时期,复杂的社会环境,使军事软实力的提升面临着过去不曾见过的诸多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怎样排除影响军事传播提升军事软实力功能的消极因素,提高军队媒体在提升军事软实力方面的积极效果,是我们塑造军队良好形象、传承军队政治文化时必须认真面对的重大问题。论文联盟wWw.LWlm.com
  一、军队变革期提升军事软实力面临的新问题
  我国正处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的转型期,旧的机制还没有完全退出,还在起作用,新的机制还没有完全建立,有些还在摸索,因而转型期所呈现在人们眼前的各种社会现象似乎是杂乱无章、无序可言的。现实生活的这种“无序”状态,使得现实生活中的人们对自身的地位、尊严和作用的认识产生了很大的不确定性。时代的变迁对官兵的理想信念、敬业精神、道德情操等观念形成了强大的冲击,也使得军队软实力提升面临新的问题。
  市场经济的发展为社会成员提供了日益丰富多彩的物质文化生活,然而,由于军队这一职业的奉献性特征,使得一部分青年官兵失去了心理上的平衡:在基层部队即有所谓“早脱军装、早奔小康”之说,不安心部队工作;有些人是抱着当和平兵、当和平官的思想入伍。进而导致了爱军习武意识不强、谋求个人发展的意识滋长。有人觉得军人生活清苦,约束太多,希望离开现有工作岗位;再次是极个别人参军入伍的动机不纯,在实际工作中往往是满足于“得过且过”,出现“等、靠、要”的思想。市场经济的竞争性促使人们追求自我发展、追求获利能力的提高变得更加迫切,在某些人中已经形成了当兵学技术谋出路的思想,毫无疑问,在服役期间能学到一两门技术,到地方好发展的想法是正常的,这也是军队举办两用人才培训的根本原因所在。但是学技术不能成为当兵的目的,而只是当兵的副产品。假如占据头脑的是当兵学技术谋出路的思想而不是当兵尽义务的思想,爱军习武就根本谈不上,要形成正确的政治态度也就从无谈起。
  二、中国军事传播和提升军事软实力需求的落差
  1.军事传播发展水平的失衡
  在大众媒介体系中,构成媒介大家庭的各个成员特色各异。如前所述,不同的媒介有不同的特点,有自己的优势,都能在不同的程度、不同的领域满足军事软实力提升的要求。但是,各种媒介自身拥有的强势条件是不同的,这不仅使得它们能够适应受众不同的功能,而且还决定了它们得到不同程度的社会支持。中国大众媒介之间发展的不平衡,其原因就在于此。改革开放以来,随着计划经济的解体,市场经济机制的渐次建立。中国不同大众媒介之间的不平衡显得越来越显著。其具体的表现就是电视一枝独秀,而报业则陷入饱和,广播陷入停滞。作为新媒体的网络崛起的势头虽然强劲,但在大众媒介体系中总的分量尚不足以对报纸、广播和电视提出有力的挑战。
  2.军事传播公信力的丧失
  大众媒介对公众的影响,取决于公众对它的信任,取决于大众媒介自身拥有的公信力。马克思早年说过:“人民的信任是报刊赖以生存的条件,没有这种条件,报刊就会完全委靡不振。”[1]历史上曾有过这样的时期,中国共产党所属的大众媒介在民众中享有极好的口碑。无论是革命战争年代还是改革开放之初,人们不约而同地视共产党的报纸为民众的代言人、真理的呼吁者。但是,这种崇高的评价现在再也难以看到了。岂止如此,大众媒介的公信力反而大大地下降了,其权威性和公正性也大大地削弱了。民意调查表明,只有1.1%的记者认为人们倾向于相信报纸的报道,只有0.33%的记者认为报纸的宣传非常有效,而绝大多数记者认为人们不相信“官方报纸的报道”。新闻工作者自信的丧失源自读者的不信任。军队媒体中同样存在这样的问题。中国改革开放的过程,也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立的过程。
  三、路径选择——强化军事传播对提升中国军事软实力的功能
  中国军队媒体必须适应军队需要,满足时代要求,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提升军事传播对提升军事软实力的功能,在塑造良好军队形象、传承军队政治文化的同时,维系中国的政治稳定,为中国未来的复兴奠定坚实的基础。
  1.遵循传播规律,改进提升军事软实力策略
  军事传播活动同一般的大众传播活动一样,我们“必须承认它具有连植物也具有的那种为我们所承认的东西,即承认它具有自己的内在规律”[2]。信息传播过程不能简单理解为“听者晓其事,授者传其理”,在传播过程中的不同阶段,传播者和阅听人之间会发生角色的转换。作为提升军事软实力的主渠道,军事传播的基本目标是广大官兵,军队媒体的编辑记者们必须通过日常的信息传播活动向这些对象传播政治文化,报道社会消息,引领政治航向。有效的传播必须是有针对性的传播,即在充分了解传播对象的基础上进行的传播。因此,军事传播在提升军事软实力过程中的第一要务,就是了解、认识自己的传播对象,了解对象对传播内容的反馈。毛泽东就曾告诫宣传工作者:“如果真想做宣传,就要看对象,就要想想自己的文章、演说、写字是给什么人看,给什么人听的。否则就等于下决心不要人看,不要人看,不要人听。”“做宣传工作的人,对于自己的宣传对象没有调查,没有研究,没有分析,乱讲一通,是万万不行的”[3]837。在认识官兵情感、兴趣、需要和能力的基础上,合理地组织传播内容,改进传播的策略,是军队媒体工作者正确的选择。
  从传播策略的层面说,对改进军事传播最为有效的,有三个方面的问题值得注意。一是制定统一的媒体战略。军事传播是通过多种媒体同时进行的,不同媒介之间客观上存在一种互补关系,有效的整合在不同媒体的传播中能够产生“加强”效应,反之,则难免产生彼此抵消的结果。针对同一对象群体,多种不同集体资源的整合就显得尤其必要。不同媒体整合的前提,是基本诉求的一致性。虽然在传播方式、风格、手段等方面,不同媒体可以尽展所长,但在传播的核心内容及其政治倾向方面,则要保持一致。
  二是采取完美的表现策略。军事传播不仅是军队得以顺利运行的条件,也是一种表达与说服的艺术形式。完善的内容表现方式,不仅利于信息传播,也有助于说服、教化目的的实现;相反,在拙劣的表现手法下,哪怕是最正确的观点、绝对的真理,或客观的报道,也未必能够为传播对象所接受。军队媒体的表现方式必须灵活多样,推陈出新,一切以有效地传播既定内容为目的,努力做到“政治与艺术的统一,内容与形式的统一”[4]。
  三是注重传播时机和环境。军事传播总是在一定的时空下针对特定对象进行的,这决定了对利弊关系、诉求重点、手段选择等方面完全不同的权衡。编辑记者们应该掌握拿捏传播时机的本领,同时注意“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看菜吃饭,量体裁衣”[3]837,针对不同对象在不同的环境下采取不同的传播内容和表现方式。只有这样,军事传播在提升军事软实力过程中的积极作用才能充分的发挥出来。
  2.调整军事传播和政治体系的关系
  军事传播关系到新一代中国军人的培养、关系到社会主义国家军队政治文化的传承、关系到政治体系的运行和政治秩序的维持。军队媒体有必要对传播活动、传播内容本身独立地作出判断;同时,对于军事权力系统的运行,军队媒体也有监督之责。要发挥军事传播在新的历史时期对军事软实力的提升作用,军队媒体本身完全有必要与军事权力体系保持适度的距离,至少在形式上保持一定的距离。恩格斯早就主张,在报刊与党的权力系统的关系上,在坚持党的纲领原则的范围内,要保持党报一定程度的形式的独立。他坚决反对党报成为党的机关的“简单传声筒”[5]。在恩格斯看来,这是防止党报跟着党的领导机关犯错误的最好办法。既然在革命斗争中,囿于认识的局限,党不可能不犯这样或者那样的错误,那么为了减少由此造成的损失,“在党内当然必然拥有一个不直接从属于执行委员会甚至党代表大会的刊物,也就是说这种刊物在纲领和既定策略的范围内可以自由地反对党所采取的某些步骤,并在不违反党的道德的范围内自由批评纲领和策略”[6]。军事传播系统作为党的媒介系统,不仅对军队,而且对整个国家都具有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如果“我们的报纸办得好,可以对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任务起到有力的宣传作用,对群众起到极大的动员、鼓舞作用,对先进的东西起到积极的弘扬作用,对错误的东西起到及时的制止、纠正作用,还可以对科学知识起到广泛的传播、普及作用”。反之,如果军事传播出了偏差,就会出现“谬误出于口,则乱及万里之外”,“不仅容易把人们的思想搞乱,有的还有可能在国内外造成不良影响”[7]。军队媒体及其从业人员处于军队生活的最前沿,是军队生活的见证者,他们最了解事实,最有发言权。如果给他们相对独立的空间,允许他们就重大事件、重大现实问题进行独立思考,大胆地进行自我判断,其传播内容无疑将更具有客观性、公正性,其传播行为无疑更容易得到社会大众的信任。
  当然,这里所说的“形式上的独立”、“独立判断”等,绝不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更不是摆脱党的领导。而是在坚持党的政治领导的前提下,在坚持党的纲领、路线、方针、政策的前提下,给军队媒体及其从业人员预留更多的自主空间,使他们能够在保证政治方向不变的条件下,自觉地遵循和利用传播规律,创造性地发掘军事传播提升军事软实力的潜力。这与坚持党对军队媒体的领导、坚持军事传播的党性原则,是并行不悖的。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相信中国军事传播将会对正在进行的军队整体转型产生更大的影响;军事软实力提升过程中军事传播的作用也将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摩塞尔记者的辩护[G]//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56:234.
  [2]马克思.《莱比锡总汇报》的查封[G]//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马克思恩格斯论新闻.北京:新华出版社,1985:107.
  [3]毛泽东.反对党八股[G]//毛泽东选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837.
  [4]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G]//毛泽东著作选读.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547.
  [5]恩格斯.给《社会民主党人报》读者的告别信[G]//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65:90.
  [6]恩格斯.致奥·倍倍尔的信[G]//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8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517-518.
  [7]江泽民在接见《解放军报》社师以上干部时的讲话[N].人民日报,1996-01-22(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