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律角度看唐朝地方军事机构的军事权力

 摘要唐朝是我国历史上及其繁荣的一个朝代,其政治、经济、文化得到全面发展。在唐朝,法律制度也发展到相当完备的程度。本文拟从法律角度分析唐朝地方军事机构的军事权力,着重从折冲府主导基层军事权力的运行、节度使的军事权力及军事角色转换等两方面进行剖析。以古鉴今,希望从对历史的剖析中能够挖掘出对当代军事建设有意义的因素来。
  关键词法律角度 唐朝 地方军事机构 军事权力 相互关系
  中图分类号E29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0)03-296-01
  
  一、折冲府主导基层军事权力的运行
  唐朝的府兵分为内府和外府,内府是指中央的五府三卫以及东宫的三府三卫,而外府是指设在地方的折冲府。贞观十年,天下分为十道,各道内设府,按照“居重驭轻”的原则来部署军事力量。毋庸置疑,这种内重外轻的局势对加强集权起到了相当的作用。折冲府按地域的大小和领府兵人数的多少分上、中、下三等。折冲府虽属于其上级卫府,但禀禄、器械、以及士兵的军籍管理、训练,甚至官员的任免等事务都直接由折冲府自己管理。折冲府是唐前期的基层军事组织,主导了唐前期基层军事权力的运行。折冲府的军事职责主要有两项:番上宿卫和番代征防。对于其职责的履行程序,唐朝做了明确的法律规定。
  番上宿卫是府兵的经常性任务,且事关重大,所以法定程序也较为严密。如《新唐书》记载:“凡当宿卫者,番上兵却以远近给番。五百里内五番,千里七番,一千五百里八番,二千里十番.外为十二番,皆一月上。”例如,一个距离京师500里的折冲府,按规定应该是每年五番,那么该折冲府应将全府卫士分为五组,轮流上番。事实上,距离京师越远的折冲府的卫士,用于往返旅途和休息的时间也越长,于是实际服役的时间便会增加;这一点,《唐六典》作了变通性的规定:“见诸卫及率府三卫贯京兆、河南、蒲、同、华、歧、陕、怀、汝、郑等州,皆令番上,余州纳资而已。”可见,军府按照距离京师的远近已经分为两类:一类是亲身上番府,一类是纳资代番府。一方面,这种变通使边远军府府兵的兵役负担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缓解,可是另一方面又加重了其经济负担。
  番代征防是折冲府的另一重要军事职责。其中防是指固定上番,即每个折冲府都须在固定地区防守戍卫;而征是临时差谴,即遇到紧急军务,由尚书兵部按皇帝诏敕,向各军府颁符契,折冲府长官和州刺史勘验无误即出征。
  在唐前期,折冲府在维护地方军事秩序以及加强中央集权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可到了唐中后期,府兵制走向衰败,折冲府逐渐退出了军事舞台,取而代之的是广为后人所知的拥兵自重的节度使和藩镇割据。
  二、节度使的军事权力及军事角色转换
  (一)节度使军事权力日益膨胀
  唐朝节度使制度的产生是出于巩固国防、防御侵扰的需要,所以最初置于周边地区,内地则没有设置。开元以前的边防体制,是由都督与都护以及军、镇、守捉、城、戍等多种机构组成。都护府是军政合一的实体,它并不是主要用于征讨,而是唐王朝对边地部族实行控制的武力基础。吐蕃兴起以后,边防形势发生逆转,都护府等军事力量不足防边,于是开始设立边防节度使,随着军事形势的发展,节度使不断增置,进而逐渐形成了相互配合的节度使防区。从唐景云年间开始,到唐开元、天宝年间,为加强边防力量,周边地区共设立了十个节度使,节度使继而成为这一时期边防驻军的统帅。而唐初设置的都护府,到唐中期声势大为下降,有的开始向内地迁徙,有的缩小为与州县相等的行政单位。与此同时,节度使的权力却日益扩大,统领的地区不断增多。
  节度使的发展使边防力量更为强大,但也造成了边将和节度使拥兵自重的局面,为后来安史之乱的发生埋下了祸根。由于节度使拥有大量军队,而内地兵力相对薄弱,形成了“外重内轻”的军事布局。安史之乱时,朝廷竟没有御敌之兵,于是国家破败,生灵涂炭。
  (二)从将兵关系看节度使的军事角色转变
澳门mgm美高梅,  中唐以后军队成分结构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唐前期,军队成员多来自自耕农和手工业者,也有部分的地主官僚子弟。到了唐后期,军队的成分比较复杂,许多市井、山棚开始加入军队。藩镇军队成分结构的变化,使其具有了更多的野蛮性和凶悍性,正所谓“兵骄而好乱”,这使藩镇军队更容易与朝廷相抗礼。而此时,藩镇军队的将帅与士兵的关系也开始发生变化。府兵制时期,将帅与士兵的结合较松散,军队没有固定的将帅,将帅也没有不变的军队。设节度使后,将帅与所辖军队的关系日益紧密。一方面,将帅认识到士兵的作用。这与唐中后期的背景有关。当时的唐皇朝动荡不安、危机四伏,强者为王败者为寇,将帅为了保住自己的特权和地位,对士兵表示出一定程度的同情和关照。因此,将帅对士卒的依赖性大大加强。据说,当时的将领王建“为人饶智略,善待士”,论文联盟Www.LWlm.com王崇儒“严而不残”,杨行密也是“替抚御将士,与同甘苦,推心待物”。另一方面,士兵逐渐职业化,其对长官的人身依赖也不断加深。士兵的招募、训练及供给、晋升,都由节度使定夺。将兵关系的变化为节度使拥兵自重提供了极其有利的条件。有些军队和将帅之间能维持数十年的统属关系,恐怕这正是潘镇将领之所以能够拥兵自重、跋扈割据的根基所在。
  
  参考文献:
  [1]李隆基撰.唐六典.三秦出版社.1991年版.
  [2]谷霁光.府兵制度考释.上海人民出版社.1962年版.
  [3]岑仲勉.府兵制度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1957年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