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阎维文接受记者专访。邓雄飞摄

政协委员阎维文:让民歌和军歌一样成为“网红”

“以前年轻观众见了我会说,‘我爸妈很喜欢听您的歌’;后来变成了‘我爷爷奶奶很喜欢听您的歌’。这说明什么?作为我们中华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民歌的受众群体在日益老化,民歌的舞台也日渐萎缩,民歌文化的传承任重而道远。”坐在记者面前的全国政协委员阎维文,看起来一脸凝重。

作为劳动人民的精神与智慧的特殊“结晶”,原汁原味的民歌在阎维文眼里,都是亟待抢救、保护、传承和发展的“富矿”,是每个中国人文化自信的源泉。

从2003年开始,阎维文的业余时间几乎都被民歌所填满。截至目前,他已完成了对19个省份民歌的探索、挖掘、整理、再创作和推广工作,先后出版发行了《西域情歌》《黄土情歌》《红土情歌》《黑土情歌》《湘鄂情歌》《豫皖情歌》《冀鲁情歌》《蒙藏情歌》《江浙情歌》《战士情歌》《红色情歌》等专辑。目前,《闽赣情歌》和《宝岛情歌》的整理录制,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

除此之外,阎维文还于2014年11月开办了自己的首届“民族声乐大师班”,亲自为来自教育一线、艺术院团、音乐院校和部队文工团、基层业余演出队的民歌演唱爱好者传道授业,搭建演出平台。而在今年的4月上旬和10月下旬,第五期、第六期大师课也即将开课。

图片 2

阎维文下部队为兵服务。

然而,这一切在阎维文看来,还远远不够。他说:“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民歌的传承要从娃娃抓起!”

在今年的两会上,阎维文委员提交了《关于在小学音乐课中增加中国民歌比例的提案》,希望民歌能够以普及教育的模式成为小学音乐教育的一部分,让祖国的花朵们能够有更多的机会亲近、了解、喜爱我们的民歌,进而自觉承担起传承和弘扬民歌文化的历史使命。

民歌传承任重道远,阎维文始终走在路上。但他没有忘记,自己更重要的使命职责——高唱强军战歌、提振部队士气、抒发官兵心声。

“习近平总书记曾对我们军旅文艺工作者提出要求,围绕强军目标做我们该做的事情。永远在部队需要的地方歌唱,就是我的人生信条。”阎维文是这么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从军40多年,只要有军营的地方就有他的歌声,只要战士鼓掌他就一首接一首地唱。

图片 3

阎维文在大型原创歌剧《长征》的排练中。

去年,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国家大剧院推出歌剧《长征》。从未涉足过歌剧领域的阎维文勇敢挑战自我,在剧中成功出演了男一号。今年,又逢建军90周年,阎维文说他时刻准备着为人民军队的这个伟大日子开唱。

图片 4

阎维文当年在前线为兵歌唱。

阎维文认为,不管是民歌还是军歌,创新才有发展的可能,发展才是最好的继承。“我们不能怨别人不喜欢民歌,不愿唱军歌,而应该想办法让民歌和军歌通过当代人喜欢的表达方式,与他们亲密接触,成为真正的‘网红’。”

去年,阎维文相继开通了自己的微博、微信,还推出了“阎歌好听”微信公众号。在“阎歌好听”里,每周都能听到阎维文挖掘、整理并创新编创的民歌,以及他对民歌的艺术特色、欣赏方法及民歌背后故事的点评和讲述。

走入“互联网+”的时代,向广大民众做民歌普及和推广,这事放到从前,阎维文想都不敢想。如今,他显得越来越有信心。“自我的公众号推出第一篇文章《我为什么要做‘阎歌好听’》以来,目前已经有10000多名粉丝。据我们的数据统计,目前绝大多数关注公众号的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我希望通过这样的模式,跟上年轻人的思维和步伐,能影响几个算几个。”

图片 5

2016年国庆,阎维文在长城参加军歌快闪活动。

从前习惯于在舞台上高唱军歌的阎维文,这两年也频频在一些演唱军歌的“快闪”活动中露面。2015年的军事博物馆前,2016年的长城上,阎维文和文艺界的战友们与八方游客高唱《一二三四歌》《长城长》《我爱这蓝色的海洋》《我爱祖国的蓝天》《当那一天来临》,现场掀起的阵阵高潮,让他至今感慨而难忘。“只有军歌能给我这种激情澎湃的感觉,也只有军歌能让我拥有无限的自豪。用这样的方式能让更多的人喜欢军歌、崇拜军人、热爱军队,我这个老兵,一定接着唱!”

相关文章